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朋友,啊,朋友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
当炳叔还是PCWEEK的猫王的时候,认识了王靖韬,那是1997年,炳叔还PC,靖韬兄的双眼已经被Internet屏幕带上了800度的近视眼镜,重的需要两根绳把眼睛套在脖子上。
一起侃IT,一块论文章,满足于交流IT圈儿内的人事物非,挺乐。
炳叔那时佩服靖韬兄,不是因为他们夫妻两个都是互联网的先谴军,炳叔没那么远见,而是他们夫妻的好客,特别善于慷别人的慨好客!
以至后来靖韬兄凭他巧改的陈胜吴广名言:有饭局,勿相忘!被尊为“北京饭局局长”。
第一次,请炳叔,是在阜成门,38元自助随便吃,10几个IT报的记者占了一大长条桌,乱吃乱喝半饱,互相换过名片,才知道吃的是一个卖硬盘自救卡的,人家特正式特尊敬,等我们吃够了,才掏出自己的笔记本,给大伙演示,还送每人一块试用的卡,希望多多关照。
靖韬兄,在整个过程中都热衷于陪所有的女士聊个痛苦,和介绍自己“北京在线”网站的事,结果自然是,别人掏钱,他熟了一帮记者朋友。
后来,又吃了几次类似的免费晚餐产品见面会,靖韬兄的成人之就感一次比一次浓,还自编了对联炫耀:
众人拾柴火焰高,煽风点火王靖韬
一晃3年过去,当炳叔也网事成瘾,做了.com的兵,靖韬兄却下了自己的正常白班岗,自由自在,混在网上的帖子中,于一帮“黑通社”的哥们互相大棒灌水,评论,策划。
但依然没忘了请炳叔的客。
在他们家门口,三棵树餐厅,聚集了猫王、苯狸、猛小蛇、黒板报、姿三四郎等若干经常呕吐议论的棒手,喝最普通的燕京啤酒,吃最下酒的煮花生米。
靖韬兄想编一本书,叫“挨踢文学”,把几位若干IT评论家和属的旧作,包装出书。
炳叔记得,事成之后,50%收益归靖韬,别人都是10%,但大家谁也没计较,通通授权,随便编,只要是让随便喝。
酒得整个饭馆只剩下几个较真日本电子商务和中国电子商务谁有戏的爷们,和一个给姿三四郎当翻译的小姐。
姿三四郎是真的日本人,做互联网研究的,拜访不到王志东,也见不到张朝阳,更不认识赵文权,只认识炳叔的同事的哥们的女朋友,也就是他的翻译。
被炳叔恶意拉来买单的,说给他引见的全是中国Internet的民间理论工作者。
喝第一到第三瓶的时候,是人均的瓶数,话都慢,纯粹的学术讨论。
从第四瓶起,就南京大屠杀情结了,一脸正经地痛骂,却让翻译照着炳叔背的《方兴东博士说》翻一堆模式与泡沫。
哈哈地乐,靖韬兄一边用英语打岔,说,“我和我太太感情好得是,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形象代表,日本有什么事算你的,北京有事,我们绝对首代”,一边张罗加菜。
喝完第六瓶,谁结帐的问题,已经是民族气节了,姿三四郎掏出钱包差点被打了一顿,最后,黑板报结了,欢天喜地。
昨天,临去加拿大技术移民,靖韬请客理工大厦火锅,掏钱的是16层的蓝色光标,随便点菜的还是王靖韬。
席见,郑重其事地举杯,敬炳叔,说无偿将“北京饭局局长”的一切权利和义务都转你了,请别辜负了我们夫妻多年的经营的思想,要保持“专业水准,业余状态”
一口酒,炳叔我差点噎着。
好朋友,王靖韬去了加拿大,再喝酒的时间,底倒几年时差了,好在有网,只要你上3721,网上检索“夫妻在线”,或者敲http://member.netease.com/~couple/
朋友那些渡过的文字,依然数字存在,依然在线夫妻。
B038=07/12


上一篇: 踢什么别踢点球
下一篇:做什么别做活动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