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谁在鸣?谁在听!
1690万网民中的一部分,也许只有一个e-mail的人的声音,在Internet上制造的一股一股的正义言论,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到底能起多大作用?
人大代表们在线吗?
政府官员们上聊天室吗?
在PV和GC压迫下的.com社会新闻中,如果不是“强奸”,如果不是“精神病”,如果不是“轮奸”这样的字眼,炳叔是不会注意到在广州发生的,一位湖南少妇的悲剧的。
Internet可以在第一时间传播了张健登上海滩的成功,却只能在读过《南方周末》之后,讨论我们该怎么办?
没有自己采访权利的Internet,充其量是新闻交流中心,够不上舆论,谈不上监督。
锦上添花,马后炮,其实是Internet新闻天天的痛苦,是网站CEO们无法挣脱的困境。
不过,在虚幻的时候,灾难和悲剧更能使我们有真实的感受。
当你在国贸大厦五星级写字楼里,通过1个月费用上万的专线,在17寸彩显上,读到《发生在增城康宁医院的惨剧》,先生们女士们,是没有勇气假设,那如果是我的爱人或我!
Internet是那么冷冷地一页一页滚屏,你无力回天,只能敲敲键盘,在虚拟的法庭上,以良心的法官,宣判,他们通通死刑!
Internet上的愤怒,是遥远的,无法实现的,理想的,甚至幼稚的,但是真的,人的!
比较一下《北京晚报》讨论北京又撞死人的小公共汽车要不要取缔,要不要清出四环?Internet上关于广州公安机关悲剧的议论,是那样超越了地域,那样直接触及了事件的本质:
下意识的腐败普遍存在。
管小公共汽车的公司,管公司的局儿们,都关心奥迪是否降价去了。
悲剧发生的时候,我们都有不在现场的证明。
一万分之一概率被发现的错误,应该看到它的偶然性。
炳叔的百姓身份,也就网上跟帖了,明知,谁鸣谁放都可以,没人听,没有权的人听,在中国就只能是一阵阵,不知,为谁而鸣的丧钟了。
还是要说:
“Internet上还有没有听百姓说话的地方官?”
“市长们请在去工体之前,也上上网,去一个为百姓家言的网站”
因为,能说,已经是平衡了自己的良心,
因为,能说之后,才可能听!


上一篇: 学什么别学按摩
下一篇:掉什么别掉头发

2条评论

  1. 早就想说这番话,一直说不出来,炳叔总算说出来了。

  2. 早就想说这番话,一直说不出来,炳叔总算说出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