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2-10

休什么别休情人

这个标题包含了2层意思

1.太太是可以通过法律手段离婚,来“休”了的,情人不行。具体问什么不行,没情人的你永远不知道为什么,有情人的早就痛苦地说:“还能****的为什么?”

2.你那天向你太太请假休息一天,不陪她逛街吃饭,都成,就情人节,2.14,也就是下星期二,这天,不行!

问为什么不行的,请参照第1条解释,“休什么别休情人”

这个标题,其实是炳叔编了个笑话,挤兑另一个MBA的,内容如下:

漫天飞雪的那个昨天的昨天的北京城晚上20:00,一个温馨浪漫的新索爱手机,被一个男人送给了他的太太,

作为,情人节礼物。

已婚10年的她被感动的,拥抱着,温柔地,反复强调地,轻声问:“老公,你想要什么情人节礼物啊?”

经过香吻N次,呢喃N+1次的询问“你说嘛,要什么都行,只要你要!”

男人还没吃晚饭,饿得不行,一时糊涂,想尽快结束QA,就,半开了一句玩笑说:

“那,那,那,我请一天假?行吗?”

情人节,那天,居然要请一天假!作为向太太索要的情人节礼物!

后果有多严重,危害有多大,只能当事人体验生活去了。

炳叔能告诉你的事实是,在各种语言酷刑的折磨下,那个饥寒交迫的MBA凌晨2:00时招供了,

“15年前,确实,和太太的女同学,吃过一次晚饭”

然后,

他好像,4点钟,凌晨4点钟,就又上班去了。

目的是

吃顿热呼呼的早饭。

2006-02-09

先什么别先睹为快

炳叔本来今天是准备博一下《博什么别博财报》,嘻嘻哈哈一下Sohu最新奥运的财报业绩。

结果,因为,MSN上,Michzel@medai.edge,发个一个他的Blog链接给我,并说“也请转给登高”

登高是,“曾登高”的简称,炳叔正在负责的www.365Key.com的技术大拿。

于是炳叔先睹为快,去点了一下:

《试用Google在线书签–兼谈365key出路》

http://blog.sina.com.cn/u/591eeecd010002rx

人家博主郑治说:

  1. 365key如果还是目前这种主要通过和网站合作、嵌入到网站网页的方式推广,前景堪忧!因为那样工程浩大,每个网站都得网站自己加入365key代码。绝对比不过Google在搜索结果旁给你一个小星星那样方便、那样简单。
  2. 也许365key在中国最好的出路就是被其他搜索引擎(百度或yahoo)收购。

在这样“先睹为快”了的情况下,你说,炳叔还怎么评论Sohu的财报?

说人家不挺好吧,怕被误会365Key吃醋人家的狐摘!

夸人家真挺好呢,怕被理解365Key准备卖给Sogou?

So,

炳叔只能继续发布广告

广告1=请大家多用365Key

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9/90463.html

广告2=欢迎大家参加Donews6周年聚会,北京武汉上海广州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9/91069.html

至于Sohu的财报,自有Sina的CFO的同行们关注,不缺我一个闲话炳叔。

2006-02-08

瘦什么别瘦胳膊

炳叔从初八开始,差不多,每天回100封报名参加Donews6周年大会的E-mail,同60个人QQ确认,40个人MSN沟通。

1.感受了牛们,对Donews深厚真挚的感情

2.发现,瘦什么别瘦胳膊,对一个IM时代的工作者来说,是多重要。

工作台,硬的。

骨头,也是硬的。

敲键盘用的虽然是手指,但重心是在胳膊肘上,那块骨头。

硬碰硬,一天12个小时,你说谁残废?

基本是肩肘各类炎症,都底犯上。

中关村卖的保护手腕的鼠标垫,它不解决胳膊肘骨头的问题。

你说,炳叔要弄一个棉被铺在桌子上,软化一下,这公司不就成窝棚了?不太合适。

你说,要求公司把所有0.8平方米的隔断工位,桌面上都铺两条胳膊形状的海绵?不太可能。

对普通员工来说,特别是男员工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增胖,

让自己的胳膊胖起来,要是胖到自己大腿那样粗,岂不是全解决了问题?

咱用“软软的肌肉”对“硬硬的工作台面”,

咱以柔克刚,

咱不给领导添麻烦,

这点骨头硬的小事,与给员工长工资、发奖金、上保险、报销Taxi比起来,

多么显得咱斤斤计较啊。

咱自己瘦,咱自己的骨头同公司的工作台桌面发生了不合适的长时期接触,

咱底自己解决,

谁让身体是咱自己的,底自己爱惜,不是?

2006-02-05

醉什么别醉心思

初六,炳叔等陆续8位男人,从丽都广场二楼的渝乡人家喝到楼下的酒吧,又喝到东三环上隆博广场的KTV,

坦白从宽地说,从头到位都是有莺歌燕舞陪着。

吃饭按一人一次一瓶,不停上酒,喝燕京纯生的时候,炳叔对面有两位女子,文质彬彬地陪,只听不说,不敬酒,也不换名片。

丽都酒吧论打喝科罗娜,周围环境,女多男少,谁敢眼神漂移,谁就被酒托先宰,后可能失身不是玉。

N年后,丽都酒吧依然很色情,令炳叔等着急说Nasdaq上市、Web2.0网站前途的男人们,无地自容。

于是,我们去了KTV包房会议室,于灯红酒绿的情歌声中,继续讨论www.tianxia800.com到底算不算阿里巴巴的物流版,还是慧聪商情进军物流也行?

炳叔最终认定自己那天是喝醉了,证据有三:

1.中途睡着了一会儿,醒来的第一句话是:“梦里不知身是客”,并晃了食指问自己,这是“1?”

2.打车回家,被另一不记得的同伴,追出来说:“炳叔,你手机拉下了!”

3.回家还是吐了,第二天早晨,太太让我一一背诵都和谁喝了?我差点脱口而出,“老牛,程天宇”,与我同样已婚的可靠人士,习惯性,想找挡箭牌。

人生那能不一醉,否则何必有酒?

何况春节,

何况,兄弟们都有空,

何况,我们多少是赚钱了的男人,

何况,我们醉的是身体的神经,心思未醉,

不醉心思,就不会随欲纵情,忘了家庭是脆弱的,一个口红印,一根长发,一点香水味,都可能误会,伤人心灵深处。

醉什么别醉心思,年终奖也好,工资也好,期权也好,股份也好,VP也好,Staff也好,

也都是“酒”,

不醉心思,就不会自以为是,忘了自己是打工的,忘了工资谁发,出租车费谁报,狗年还要继续努力。

就算是该属于你的,

也要,你能“喝”下才行。

祝MBA们情人节不醉不归。